主页 > 118kj手机看开奖 >
许嵩:从音乐鬼才到QQ音乐三巨头之一他凭什么人气不输周杰伦?蝴
发布日期:2020-01-23 03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距离他的上一首新歌《雨幕》,隔了一个半月,距离他的第一首歌《七号公园》,隔了十多年。——许嵩,出道14年了。

  14年前,许嵩出道的第二首歌——《玫瑰花的葬礼》,一经发行就快速占领了QQ音乐榜榜首,人气居高不下。

  14年后的今天,许嵩的新歌再次发布,同样在一夜之间占据了网易飙升榜、蝴蝶心水论坛,新歌榜第一。

  在这个偶像快速流行的时代,总有人说着过气,但是,14年了,许嵩用他的音乐证明了什么是“十年如一日”。

  对于90后的我们来说,许嵩承载着整个青春的回忆。我见过嵩鼠们(许嵩的粉丝名)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许嵩,我喜欢你十年了。”

  05年,许嵩19岁,在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念大二,相貌清秀、性格内向,看上去再普通不过。

  某一天他突然发现用来聊QQ的电脑竟然可以用来唱歌,于是下载了当时的唱歌软件cooledit(类似今天的全民K歌、唱吧),开始翻唱自己喜欢的歌曲。

  玩了几个月之后,他发现还挺有意思,便寻来教程自学作曲编曲、制作混音,再加上从小学习钢琴与古典音乐打下的功底,开始自己尝试改编一些歌曲,不到半年时间甚至在网上发出了自己写的demo。

  到了大三,在课余时间他默默捣鼓出了自己第一首完整的作品《七号公园》。之后,又陆陆续续创作了一些歌曲,这些作品被他以“Vae”的笔名上传至个人网站,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。

  这些音乐中,如传唱度极高的《你若成风》、《断桥残雪》等,作词、作曲、编曲、制作人只有一个名字——许嵩,音乐鬼才初现端倪。

  不过,许嵩后来表示,其实自己在读书期间从未考虑过走音乐这条路。小时候学钢琴时也未展示出特殊的天赋,自爆为了偷懒用录音机把弹琴的声音录下来,不想弹的时候就放录音机的声音。

  甚至在他写歌或是火了之后,他也觉得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,不是公众人物。音乐对于自己,只是自娱自乐的爱好而已。

  他按部就班地继续上课、读书、创作、发曲,他对于“红”这件事没有特别直观的感受,只是在大街小巷走路的时候偶尔听到自己的歌,觉得挺高兴。

  09年,许嵩大学毕业,那一年音乐学业两不误的他还被评为安徽省十佳青年学生。

  在写歌过程中,他发现音乐这个海洋实在是太浩瀚了。他说:“音乐,就像阅读一样,你走过一个国家图书馆,终其一生也看不了十分之一。”

  其实无论他选择什么,他的答案一定是——只要他开心,那都是正确的选择。而对于嵩鼠们来说,幸好他选择了音乐。

  因为读书时就已经有很大的知名度,毕业后无数唱片公司发来橄榄枝,不断有人找他谈合作、谈签约。

  可是许嵩一心只想做原创,独立创作自己的专辑。显然,没有什么大公司肯对一个新人下这么大的赌注,许嵩只能自己战斗下去。

  毕业后,他发行了第一张个人音乐专辑——《自定义》,年仅23岁的许嵩包揽了这张唱片的所有工作,编曲、混音、录音、母带制作,都是亲力亲为。

  他说当时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,不想找人帮忙。那段时间许嵩天天熬夜,脊椎病、咽炎、不仅可以在党建文化室读读书、看看报,公开验证平码三,腰肌劳损各种疾病袭来,甚至出现眩晕,去医院配了架子扣在头上,他就头上顶着架子对着电脑干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许嵩出专辑之后,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了,各大音乐软件排名直接成为第一或第二。

  2010年,第二张个人独立创作专辑《寻雾启示》出版发行,许嵩更火了。作为一个网络歌手,没有唱片公司的广告和宣传,单凭个人影响力就能让专辑瞬间售罄。

  那时,大街上他的歌曲总是循环播放,就算你不知道歌名,曲调一出嘴巴也能跟着哼哼。网友们给他和汪苏泷、徐良起了个称号——“QQ音乐三巨头”。

  11年3月,许嵩与海蝶音乐签约;4月1日,发行第三张个人创作专辑《苏格拉没有底》,开始了一波“洗粉”。

  苏格拉底说:“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得。”许嵩的歌开始鲜有情爱,更多的是对生活的思考。

  十多年来,他一如既往不紧不慢地做音乐,作为名人难免争议傍身,然而对于任何误解,他从不解释,此外也从不与人起过纷争。

  《费加罗FIGARO》杂志对他的评价:“这个少年很冷静,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。

  艺人的职业并有让他变得像个艺人,他还是像大学生,书卷气极浓,走哪都带着书。他对周遭的一切都看在眼内,并保持距离。”

  我每次迷茫的时候都会去看许嵩的专访,每次看都像是经历一次思想上的洗礼。对我来说,我的青春不止他的歌,他的思想更是指引着我。

  有人质疑他刻意“低调”,他说:“低调不是用来标榜的,低调只是为了专注做音乐。

  如果每次参加活动之前我都花脑筋去斟酌这样够不够低调,那就远离了低调的本来意义。”

  当被问是否有“被包装、被商业化”的担忧时,他表示没想过这些事情,因为这些东西和音乐本身没半点关系。

  “局外的闲人才最喜欢津津乐道地分析这些。我只关注音乐方面的事。”并且表示,任何人都不要指望其他人都能理解自己——按照自己内心的意愿去做事业就好。

  有人质疑他抄袭,他说:“抄袭不抄袭,网上下载听一听就知道了。我没有抄袭,没有偷懒,没有走捷径。

  写歌用没用心、歌里有没有感动、能不能跟听众有共鸣,决定了一个音乐人能走多远。这一点,时间会证明许嵩到底行还是不行,用语言去辩论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  有人嫌弃他“非主流”,他说:“我既不是90后,也没做过什么非主流神曲,这些标签不知何时就贴我身上了,但没关系,总有人懂。

  如果谁都轻易地理解你、喜欢你,那还要缘分干什么呢?无缘的、不喜欢你的人存在的意义,就是为了衬托那些有缘的、懂你的人的可贵。”

  正是这份荣辱不惊,以及对创作的专注,使得这样一个少有曝光、罕有绯闻的音乐人,让他的歌迷在十几年的时间里都依然力挺,始终保持着极高的向心力。

  他的专注、他的才情,他的许多艺术性与口碑兼具的作品,无不证明他已是当下内地华语乐坛极为特别的存在。

  14年过去,他依旧是当年的样子,依然专注地埋头创作,外界不能动摇他分毫。他用音乐和行动证明了什么是真正的“十年如一日”。

  著有《如果觉得委屈就成为你想要的光》《我与你的惊喜是刚刚好的相遇》《管他努力有没有回报,拼过才是人生》《写作变现:新媒体爆款高效进阶》等书。